【極權統治】納粹黨的「國用」藝術:人體,就是最好的政治手段


「一個極權國家,喜歡怎麼樣的藝術?」說到極權政府,大家第一時間可能會想起德國的納粹黨 (Nazi Party)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,德國敗戰大傷元氣,於是民眾都渴求一個強大的政府,幫助國家再次強大起來。

(fig.1)


由希特勒引領的納粹黨,在此期間逐漸成型。充滿政治魅力、又善於遊說演講的希特勒,成功獲得德國民眾的支持。納粹黨終於在1933年得到全權掌控德國的能力,希特勒隨即將德國變為一個極權國家 (Totalitarian state),全力準備第二次世界大戰。


極權之下,能否擁有「藝術」?在此之前,不如我們先了解一下,在極權政權下的要求究竟是怎麼樣。


希特勒的領導政綱(Futhrerprinzip / Leader principle) 之下,嚴格規定所有德國民眾必須遵從他們的領導、消除個人意志、達到對「希特勒的意志便是民眾的意志」(the will of is the will of the masses) 的全然信任。其次,納粹黨表明堅決反對馬克思主義、共產主義。納粹主義不喜歡階級社會,而是追求民族社會(race-based society),追求血統上的「乾淨與純正」。由此,納粹主義衍生了 “Master Race”這個觀念,將非日耳曼族,尤其是猶太人等「其他血統的人」定性為次等(species of degeneracies),嘗試以「科學」的角度,合理化納粹黨隨後的種族清洗和屠殺行為。

基於以上,在希特勒執政的政權下,「藝術」當然難逃一劫。


其實大家可能知道,希特勒除了政治手段高超,他的繪畫天份也甚高。故此,納粹黨對於「國家的藝術」很重視,要求也非常嚴格。希特勒曾經對 「真·德國藝術」 下了清晰的要求和定義,以下摘錄:

(一)它必須源自人民的集體意識和表達到其身分認同; (二)它必需是國家化,而不是國際化; (三)它必需是便於人民理解的; (四)它不可是一時的流行,必需要力爭成為永恆經典; (五)它必需對社會正面,而不是帶批判性的; (六)它必需令人振奮,代表著正面的、美麗的和健康。*

在這些要求之下,國用藝術有一連串的重點字 (catchwords),包括「靈魂、天才、悲劇、種族、家鄉、血液和土壤」(Blut-und-Boden/ Blood and Soil),希特勒亦大推Folk and pop culture (Volksgemeinschaft/ People’s community),當中包括童謠、民謠、本土藝術等等去鞏固民心。為了令定義更佳鮮明,當時還故意整了一個 “Degenerate Art Exhibition (1937)”,就是「差的畫作」大展覽,當中其實包括了許多今天你耳熟能詳的前衛畫家、德國表達主義畫家,因為他們的畫不夠具象,也涉及「外國勢力」,對納粹統治帶來威脅,所以一一抹黑。


當然,有藝術家被驅逐,也有藝術家得到重用得寵。希特勒當權之下有許多「御用」的藝術家,有音樂家Wagner,電影製作人Leni Riefenstahl,以及今天想說的人體雕塑家:Arno Breker。 Breker是希特勒最愛雕塑家,為多位納粹黨員及政要創作過銅像, 更被稱為「德國米高安傑羅」。對於一個追求種族純淨的政府而言,利用「人體」作為政治宣傳,去圖像化這個「日耳曼族就是最好的人種」這個意識形態,是最好不過了。


記者們在納粹黨倒台之後,有問Breker當時的作品究竟有沒有幫助納粹黨,或間接鼓吹種族主義之嫌,Breker一律反口,話作品與政治無關,只是他個人對於美感的追求。那好吧,現在等我們從他的藝術品的形式角度去分析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