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頸與免疫力】

每一次遇到「瓶頸」,都似生一場病。

感覺就好像發燒的時候,你會沒有胃口食飯,但是你不食飯,身體就不夠能量好起來。可惜偏偏你勉強食些什麼,都只想吐反胃。


看太多展覽會導致消化不良。 拿起筆又覺得渾身不自在。 躺在床上、又或者起來做運動, 都只能內疚之中等待復原。


我不是那種可以不經消化不假思索就可以日畫夜畫的人。盲目地刻苦的畫對於我來說不會帶來真正的進步。從藝和從商很不一樣,不是能夠「跑數」、「衝」或者「多勞多得」;消化與沈澱的比例比執筆畫畫的時間更要多。


我很了解畫畫過程是要「慢」。可惜瓶頸這東西說來就來,請它走卻是非常不易:不畫嘛,就沒有去面對和解決問題;勉強畫吧,卻只能在原地徘徊製造更多問題。

旁人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會把它形容成染病。我是真真切切的畫也不是、不畫也不是,這病痊癒與否,只能靠自己的領悟能力跨過去。但許多時候,你連問題是什麼也不能說清楚。並沒有醫生可以為你解症開藥,只能躺一下、又硬著頭皮畫些嘔吐物,或者去展覽灌下些瀉藥讓你頭腦清空一下。就這樣跟自己過不去,直到有一天拿起筆,發現自己免疫力又好像提昇了一點。


呼,畫家們,讓我們各自在自己的戰爭裏贏得更多免疫力。



#抖下氣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
All Image Copyright @ Elaine Chiu (the artist)

Hong Kong, 2020

elainechiu48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