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tnet:【寫生如畫自畫像】難忘街坊自薦做model!用畫筆記錄消失中的香港面貌


生於斯、長於斯,對於香港這個「家」,如果要你找一種方式來表達對她的感情,你會選擇甚麼?剛從香港大學藝術史系畢業的趙綺婷(Elaine),就決定成為一位城市寫生畫家。她說:「我在香港成長,這個地方影響我很深。所以當我畫香港的時候,除了是在畫城市景象外,也在畫自畫像。」



Elaine平日喜歡流連深水埗等舊區,只要看中一幀風景,她就會停下腳步,然後架起畫架、執起鉛筆,再快速描繪眼前街道或建築物的幾何邊緣。要她形容街頭寫生這行徑,她說是一個「忘記自己,再找回自己」的過程。「忘記自己,是因為我要放下固有認知,認真去觀察那處街景,再將之直接呈現在畫紙上;而找回自己,就是我會利用不同的顏色,將自己對眼前景物的思想和感情表達出來,讓觀畫者能夠用我的眼光去看這個城市。」

在街頭寫生,最怕就是被街坊以阻街為由趕走。但Elaine說,深水埗是對街頭寫生者最友善的一個地區。



Elaine在深水埗街頭寫生,無懸念地吸引不少街坊走近觀看。她說:「他們的一言一行都影響我作畫,感覺他們是在和我一起完成一幅畫作一樣。」

邊畫邊感受舊區人情

  明明是個小妮子,為何不似愛追求新事物的時下少女,反而偏偏鍾情於舊區景色?「因為能從中看到很多自然形成的社區互動,讓我對這個地方有更立體的認識。」Elaine又說,每次寫生都是一場獨特經驗,尤其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互動,最讓她印象深刻。「我站在街頭畫畫,其實只是為了抓取靈感,沒想到附近的街坊會走來告訴我他們的生平經歷,又或帶來一張椅子給我坐。我有時都會擔心自己妨礙了他們做生意,但他們總是說不要緊,甚至提出『請求』說:『不如我做model,你畫埋我。』」

  雖然寫生的確是記錄城市生活的上佳方式,然而城市變遷之快,快得差點讓Elaine來不及畫下來。「試過畫完一幢樓後,某日再回去,它已消失不見了,像是皇都戲院、嘉咸街街市等。大南街也是,畫下畫下,那個招牌又沒了。」所以她毫不諱言,倘若她沒有寫生的習慣,很多街道她都會習以為常地走過,覺得它們天天如是,沒那麼快就改變。「寫生給了我一個感受當下的機會。現在的我會留意到很多快要拆掉或重建的建築物,而看著這些正在消失中的景象,我覺得自己有份責任去記錄城市此時此刻的面貌。」

家人是追夢「強心針」

  Elaine回想第一次參與街頭寫生,是在中四那年,因為她參加了一場國際寫生比賽。「我原以為畫畫是一件很個人的事,但當我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下作畫,便發現它原來可以很有影響力,能吸引匆匆路經該地的人停下來觀看。」正因為Elaine察覺到街頭寫生蘊藏著很大的社會力量,足以喚醒許多人對生活環境的關注,「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很想做到這件事。」

  所以為興趣,也為了完成這任重道遠的使命,Elaine大學畢業後,毅然成為一位全職城市畫家。然而在香港追夢,從來都是一件奢侈事。「最主要的壓力來源?一直是財政問題,因為這個月賺到錢,下個月未必能同樣賺得到。當我感到徬徨的時候,慶幸家人和朋友都理解我、支持我。」她笑說,每次她帶完寫生團回家,家人就會為她遞上一碗暖湯。「這是很窩心的舉動,也是我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。」



Elaine說:「希望我的畫能讓更多人去欣賞這些事物(舊區),而非一味顧住『發展』二字。」

後記——畫畫是興趣,更是命運共同體

  畫畫,對很多人來說,或許是可有可無的興趣;但在Elaine的眼中,這可是她與世界連結的關鍵渠道。「我是那種心裏有很多話,卻不懂說出來的人,但畫畫的時候,我找到了自己的小宇宙,也找到了那個能夠將內心情緒表達出來的方法。」畫畫更是Elaine不可分離的命運共同體。「第一次揸筆,印象中是兩三歲的事,但當時我已感覺到,拿著畫筆的自己是最平靜的,彷彿我的生命被完整了。」

 今年6月,Elaine以「香港2050狂想曲」為題,選取了廟街、長沙灣、尖沙嘴、大南街、維港的景色進行創作。「我希望香港的『發展』和『保育』可以做到兩全其美。」

#職場 #畫家 #寫生 #深水埗 #人物專訪 #Etnet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
All Image Copyright @ Elaine Chiu

Hong Kong, 2020

elainechiu48@hotmail.com

  • Facebook - Grey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Grey Circle
  • YouTube - Grey Circle